煮編者言

失敗從來與成功都是一對

除了愛因斯坦自己之外,相信誰也知道他是誰。相對論公開發表之後,教授被美國各大學邀請出席講座,因為曾有忘記住處的記錄,所以遊走各院校時均由同一個叫Harry的司機替他開車。每當教授在台上演講,Harry也會坐在最後排細細聆聽。有一回,當教授如常的發表完後,Harry在車上打趣的向教授說道「您發表的相對論演講我聽了那麼多遍,真的熟悉得不得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也可以講得似模似樣」。這位有點幽默感的老頗童當下就說「那還不容易,我下星期到Dartmouth,當地人都不認得我,你可以用我的身份發表,我來開一回車好了」。

是的,名人逸事就是這樣發生的了。結果大家也知道,這所長春藤大學Dartmouth College位於New Hampshire小鎮Hanover,由於地理關係,知道愛因斯坦長怎樣的當時真沒幾個,Harry當然可以過了一次癮,完美地當了回教授發表了關於相對論的演講。就在演講完畢下台時,有位研究生衝著上前提問關於相對論的問題,內容當然涉及複雜的數學模型。這位Harry也非普通人,慢條斯理的說「這問題其實很簡單,簡單得我的司機也懂得回答」!當下便化險為夷了。

有關一些愛因斯坦逸事的來源:
https://letterpile.com/misc/Top-30-Funny-Einstein-Jokes-15-Einstein-Jokes-about-Relativity-Absent-Minded-Lecturer-and-Confusing-Jokes

人們覺得愛因斯坦偉大,是因為他的學識,亦因為這樣,人們認識了他;因為他的幽默,人們喜愛上他。

最近中國圍棋手柯潔,因為即時傳譯未能翻清楚記者會上央視英文台記者的提問,因而當場發揮了一下「大國氣度」的事件眾人皆知。

我個人覺得因為該記者所供職的媒體是以英語為工作語言,用英文提問我覺得一點問題也沒有。這對新聞播出後期製作多少有點影響,本不是大事。可是問題是大會聘用了二流、甚至三流的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 (SI) 人員,導至翻譯當下出了洋相、也間接令柯先生在台上有點不知如何是好;當然,在現場懂英文的人大有人在,聽到一位不入流的翻譯在混飯吃,首先引起的是對大會的不滿,心想「這種貨色」;再想到所有中文提問都給這個混飯吃的家伙翻給同場的老外們聽,繼而心理上會覺得讓中國人在國際場合「丟架」,所以提問時稍為故意再讓這工作人員臉紅心跳地跟不上是可以明白的。

央視記者現場提問

能當偉人是因為看透、看明白所有複雜事情,所以有時會以幽默替代其他情緒;再加之以智慧,便成了天下無敵的心法。柯先生的反應可以有多種,但偏就挑了一個不應當的場合去展現了所謂「大國氣度」、「民族情緒」。況且本就面口有欠觀眾緣,畫面就更不欲觀之了。

其實要輸給人工智能一點問題也沒有。因為人是會有心理生理反應的;面對只懂計算的工具,人類的這些「缺點」才成就了人類為萬物之靈。

但以整個活動的組織及處理方面,除了看到嚴重的玻璃心態外;看到的就是各方面的不足。說明了某情況下中國的欠缺。

我不是因為圍棋而知道有柯潔其人的;知道他是因為關於比賽的新聞。先就不重提先前高踞的口氣,因為各種原因,柯先生失去成為人們喜歡的人的機會。幽默感及智慧還有望進步的空間,成就再高也只是一個大棋匠;距離成為大師的路還很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