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編者言

讀歷史會愛國論

據說特區新一任特首林鄭女士在上任後會將中史科列為初中必修科,希望透過這做法,杜絕所謂「港獨」的傳播;並表示「…要加大力度去讓孩子能多接觸中國的文化…去讓我們香港的青年人,尤其是青年人,了解國家最新的發展…」;而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更表示,「學校一定要有國民教育,但我覺得更加好的是歷史教育,為什麼呢?因為國民教育教愛國,小朋友可能會問愛國是什麼?而當你認識了國家的歷史之後,你自己就會愛國。」

歷史都是過去的了,為什麼要讀歷史呢?美國歷史協會認為人們都活在「當下」,生活的壓力及要面對及計劃未來已經有很大壓力,為什麼還要顧及「過去」呢?而且美國的教育一直沒有取消歷史這一科,相反,大部分美國學校一直也堅持學生要有一點點對歷史的認識,更經常鼓勵學生多讀一點超過課程需要的範疇。於1963年畢業於哈佛大學的歷史學者,當了14年美國George Mason 大學教務長的Peter N. Stearns教授,在美國歷史協會的網頁內提綱挈領的寫到:「大家也知道,歷史學者或懂歷史的人不懂做手術、也不會修橋整路、也當然未必有能力去逮捕疑犯。的確,歷史的功能及用處遠遠難於說明,起碼當個醫生、律師,那怕是個消防員,大家均會很容易及客觀地說出功能及用處。」那麼歷史呢?

1957年創校時全校只有十七名學生的George Mason大學,五十年後根據Carnegie分類,成為了美國以研究有名的大學的其中之一。大家說說,不知道過去又如何決定今天的事呢?右圖便是Peter N. Stearns教授了。

外甥女已年華二十有一,最近謂交了個男朋友,並對我們說對這位puppy男友的過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未來,頗有「大人」的想法。我這舅父聽了之後不以為然。認識新朋友,除非是今天見過後這輩子都不會再遇上的人,否則第一件重要的事是會想知道「這人的品德行為能力」如何。而要了解一個人的「品德行為能力」,便要知道這人的過去。沒有過去,怎生會有今天的「你、我、他」?正如死鬼Steve Jobs也講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啦!

Stearns教授接著說,讀歷史使我們懂得及明白不同人及社會的表現。就正如在太平盛世的時候,是不會明白為何有戰爭的,要明白、要研究,甚至要找出真相,方法只有一個,去找出那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正如不知道過去,又怎可以明白科技對人們的影響?不明白從前,又怎可知道醫學的未來發展路徑?又如病人有病,不問過往病歷,又怎可對症下藥?自從近三十年來接連出現世界經濟問題後,現今的人們只知到凡事要「立竿見影」,私募基金鍾愛投資一些有未來幻想能力的項目,但背後也只會說一句投個一百萬美元沒有問題;問題是十二個月內可以賺多一百萬嗎?從前我們叫這些做目光短淺;國內語言美化後叫浮躁。善用言詞去修飾一些帶負面形像的工作向來是政客的專長。就正如國內謂的「資本營運」聽起來言詞華美,很「高大上(即高端大氣上檔次)」。但實際上用金融界蠱惑仔說法,即是「搭好個『雞棚』,等水魚上鈎」。

教授更說,凡事也有因果,講因果中國人最有興趣囉。因為昨天所以有今天,同理,未來當然是與今天有關了。邏輯性不容置疑。而透過歷史我們便明白為何有這樣的轉變及發展。亦因為有這些歷史,我們更會容易明白,為何不同的人類及社會可在面對轉變的時候均能持續下去。

History well told is beautiful。富戲劇性的、文字優美的,兼具客觀準確的元素的歷史作品受歡迎是所有受歡迎的歷史學者都明白的。透過明白歷史如何運作,則可引發人們對在不同時空的人類經驗而作出遐想;亦是透過明白歷史的運作,人們可以反推論那個在遙遠並逝去的時空裡的事件的真實情況,即謂是pastness of the past。從重新構建這些過去,發現未被為人知的真善美及刺激,最終引領現在的人們對現在的生活及社會有另外的思考角度及啟發。此外,歷史更會引發人們對道德產生沉思。明白過去不同的人們及境地的情況,會成為現代人的道德試煉。過去種種的不同情況同樣與現今生活一樣的複雜,但明白過去的歷史,則可成為現在人們砥礪面對複雜且是活生生當下的工具。

很喜歡一個故事(部分「竄改」了,不過大意如是)。說有位篤信上帝兼經常行善的人,一個人孤身在茫茫大海上遇難,在水中不斷掙扎的同時不忘向上帝禱告求助…突然遠處漂來一塊大木頭,他看了一眼後心中在想,上帝為何不救我呢?我是那麼的虔誠?又是這樣的一個大善人?所以沒理會那片大木頭繼續他的禱告。這人最後因此而淹死了。篤信主、又是大善人,死後當然上了天堂,他碰到他篤信的主,有點怨憤的質問道:「主啊!我是這樣的信靠您,怎麼我蒙難您卻不救我呢?」主耶穌相信也應該是有點幽默感的,看了看他笑笑說:「我那天沒空,不就派了大木頭去救你嗎?」

董伯伯與林鄭現在說初中學生要讀歷史,因為可以杜絕什麼「港獨」;又說只要明白國家歷史便會愛國。有時候很多事情不能點明的說,現在不也就給香港人大木頭了嗎?

很喜歡早期的廣東歌,以下是其中一首。特別點給香港的朋友們,老套的說句「請注意歌詞」。

「抉擇」林子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