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哥音點

失蹤兩週期間偶拾(一)

上月身處可能是全球最自由的國度,那裡自由程度之高,從街上的車輛可見一斑,閣下坐到駕駛座上,喜歡怎樣駕駛,隨便;逆線對頭行車都可以。那裡人民的個人衛生意識奇高,絕對不容有任何雜質存在體內,喉部稍有異物便果斷地吐之而後快。那裡人民的環保意識非常強,全國上下一心隨處便溺施肥,近年這環保意識更輸出國外,香港有幸被首當其衝。那裡人民的普遍教育程度相當高,尤其是化學,他們的實驗結晶在其國內超市隨處可見,雞蛋﹑醬油﹑食用油﹑附味肉乾﹑木筷經泡醃成筍乾…….. 琳瑯滿目,最近殷聞他們已發展出合成日本珍珠米,粒粒圓潤飽滿,除了洗米時黐到成手都係,煮熟後會變糊外,仿真度超高,簡直巧奪天工。

自己由於一把年紀,冒險精神早已減退,未敢卧薪嘗膽,每天工作後便躲在老外管理的酒店房內,膳食也是在酒店餐廳攪掂,起碼可以問老外經理面前那件煮熟的屍骸生前是什麼動物嘛。兩個星期內每晚就是將自己灌醉,那三瓶紅白藍十九年禮盒裝 Glenfiddich 在短短一週內便被喝光;接著的一週聽內地助手忠告到杭州大廈地窖的超市買青島啤酒頂檔,他說在這自由國度內販賣的洋酒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假的。其餘時間便只好縱情於 iTune。嘿! 真的聽到一堆好東西來。

七十年代有位菲律賓歌手唱了首歌,紅遍全球,就是這首﹕

Freddie Aguilar - Anak

突然提起個賓佬? 因為有晚在酒店房間半醉間偶然聽到一首風格與 Anak 有點相似的歌曲,之後數晚收工後便攬著啤酒浸淫在回憶的懷抱中。

IVE MENDES Casticais

上維基百科查過,此姝與六十年代紅透歐美的 Bossa Nova 歌手 Sergio Mendes 應該沒有親戚關係,不過,她演繹這首歌實在有味道,這陣子起碼聽過數十遍。說起 Sergio Mendes,早排在 youtube 發現他的經典名曲 Mas Que Nada 被人搞慘;首先,我們來聽原曲﹕

Sergio Mendes + Brasil 66 - MAS QUE NADA

然後,我們來聽他在 06 年與一個 Hip Hop 組合 Black Eyed Peas 合作的版本

Sergio Mendes - Mas Que Nada ft. The Black Eyed Peas

大哥,Hip Hop Bossa Nova? 唔好玩啦! 經典的一首作品,給他們唱得 we嘩鬼叫。自己向來對 Hip Hop 不感冒,好好的人不做,卻要一邊模仿狒狒動作,一邊數著白欖。偶爾來半首還可以容忍,若整晚聽著,我估會癲。

數年前買入一個名為 European Jazz 糸列 CD,其中第三輯有這首﹕

Inger Marie Gundersen: I don`t wanna talk about it

伴著歌曲的結他很熟口熟面,似是瑞典結他手 ULF WAKENIUS 的手筆,有次問起損友克加倫子得到證實確是此君。在這找來一首去年在大阪 TOWER RECORD 買到他的專輯 Signature Edition 4 內其中一曲讓大家淺嚐。

Ulf Wakenius – Dancing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