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耕其樂

花展過後﹣生與死與再生

正如每年過年之後,很多人都會半夜三更至清晨時分……等花農離去後到花市執花,看看有那些有剩餘價值的花花草草,然後搬回家過節。

而維多利亞公園的花展前兩日,即 3 月 29 日星期日晚結束,一如過年花市之後,我在星期一,即清場當日,陪同一些負責清場朋友到維園。別人來清場,我卻把那些沒有人要的花花草草﹣其實是看到什麼執什麼,統統放在朋友貨車上運走,別人送去堆填區,我把他們送去我的小天地,這玩意足夠我樂好多天了。

每年的花展都布置得十分好看,其實也很浪費,為了布置環境,很多花都被削到枝離破碎,仍在成長中的、開得不夠艷麗的一一都被丟棄,到清場時更慘,無論燦爛不燦爛,名貴不名貴,因為她們在花展的任務已經完成,沒有人再關心她們死生,統統一律都送去堆填區,現實中見到殘酷,與職場中的人生不無相似。

如果透過我的參與,能夠延續她的生命,何樂不為?

結果,我執到很多跳舞蘭,把枯萎的根及葉清理乾淨轉去另一盆安放,有些用枯樹皮包海苔包好放陰涼位,其他的花花草草,如家樂花、長春藤、蝴蝶蘭也一視同仁,為她們重新上路做好準備,應該可以活下去的!

整容前與整容後的跳舞蘭

家樂花應該可以活下去

長春藤

沒有花的蝴蝶蘭

希望這個難得的 Take Two 機會,可以讓她們有第二次更燦爛的生命,起碼,有我,在關心她們的生與死!

長春藤和其他雜花都在延續她們的生命,希望可以活下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