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哥音點

倒數

數月來鄙人驛馬星動得厲害,不斷飛來飛去出差,可惜去的都是強國城市。在強國上網可以,但只限瀏覽其毒無比的國內網;境外網站欠奉,因全都被和諧掉,不能進入。

自己平時寫稿參考的youtube更是首當其衝,其他facebook,imdb,yahoo.com.hk等也無一倖免。

早幾天回來,剛想喘口氣,當晚小魔怪竟然發高燒入院。二十一個月大人仔居然腸病毒發作兼出麻疹;攪得我老人家每天買菜,煮飯,送外賣(因這小東西的嘴很刁,要不停為她發掘新口味)奔走得幾乎氣絕身亡。每晚拖著疲憊老殘的軀殼回家。雖仍有聽歌,但腦袋硬是想不出一隻字來。這兩天好點,昨晚小魔怪在她老媽不察下,偷偷揭開圾垃桶蓋把藥水倒掉,今早養和醫院傳為美談。

這小傢伙性格有點像我,病倒時死狗一樣,但精神點便會坐不定。幸好今天自己刻意攪大龍鳳,在Il Bel Paese執了方麵包,順手買樽有機花生醬(即無添加防腐劑,一週內要吃完那種),去醫院時拐彎到祟光地庫超市買支牙膏裝煉奶。到醫院後在小魔怪面前把東西擺開,將方包剪成小塊,然後把小塊塗上花生醬,再滴點煉奶。

她老人家一口氣啃了三大塊;吃飽便找人陪她畫畫(塗鴉),未久又要人陪她看識字卡,未看完又要人帶她到走廊看魚魚,太好了,那股對世界充滿好奇的可惡勁回來了,應該是康復中吧,可以安心回家了。回家後心情大好,播放音樂時已察覺有異;回來了,那感覺回來了。

倒數? 好的,就倒數吧!

聽著的是Mike Oldfield - Crystal Clear

1994年推出的專輯The Songs Of Distant Earth內其中一首作品,第一次聽的時候只有點印象,差不多廿年前的事,之後聽過都是蜻蜓點水式,記不清楚了。不過,今晚再聽,很有點感覺。從開始的三個四拍內藏不規則的七拍,緩慢中帶點搖曳,讓聽者可安心喝杯茶或點枝煙,由它繼續;但到兩分五十秒,倒數開始,閣下便要屏息以待,倒數完畢,仍容許閣下深呼吸一下,疾然而至婉轉卻準繩無比的電結他進場,分多鐘後飄然而去,很耐人尋味。

接下來,要介紹自己第一次聽到倒數音效的樂曲,應該是加入電台新聞部工作後,某天從寫字檯背後牆角的黑白電視傳來熟悉的結他聲,再加把深沉歌聲;施施然轉身看去,見一個其瘦無比,身穿西服的傢伙悠然自得地坐在一個昇降支架(crane)上唱著,他就是David Bowie。

David Bowie- Space Oddity

要留意歌曲內鍵琴部份,當年他們灌錄此曲時苦惱不堪,因找不到一個好的鍵琴手為此曲伴奏;兩天後,偶然在錄音室外抽煙時碰到Strawbs在隔壁錄音,恰巧他們也偷空到外面抽煙;傾談下才知David Bowie欠個鍵琴手,於是,Dave Cousin便拜託隊中鍵琴手,希望他可以幫一把。那傢伙就是Rick Wakeman,他二話不說便走到隔壁,看了會樂譜,便要求樂隊試奏,兩遍後,便有了如今的經典Space Oddity。偶像呀,難怪自己迷此君迷得亂七八糟,其個人大碟差不多買齊,連The Official Bootleg (Free CD With Live In Buenos Aires DVD)都買埋。

第三首是美籍日本電子音樂家富田勳(Isao Tomita,他不承認自己是音樂家,在自己專輯封套從不寫recorded 或是performed by,只寫engineered by﹕即建造或策劃者,非常謙虛)1976年推出改編自英國作曲家霍爾斯特(Gustav Holst)經典作品「行星組曲」(the Planets)內其中一曲——火星(Mars)。

Tomita Planets – Mars

樂曲開始是科幻電影配樂慣用的緩慢而虛無縹緲樂段,轉瞬竟變為小兒睡房臨睡前播放的音樂盒單調行板樂章;突然停頓並緊接著很短促古老收音機調諧聲,便有C3PO和R2D2式機械人隔空對話,開始頗生硬,有點像學習模擬的感覺,但未幾,它倆竟然互相調笑起來,甚至開始唱歌仔,再突然,電子號角聲起,樂曲正式華麗登場。這首是第一代聲音微電影,十分鐘時間,竟可把劇情弄得如斯豐富,非常精彩。

第一次接觸富田勳的音樂是入電台工作前數月在新興唱片舖偶然見到一張唱片的封面粗看是人頭像側寫剪影,細看竟是用角尺加水彩畫成,電子感覺重的繪畫,連忙買回家,第一首便已拜服。

Tomita – Promenade

甫開始是電子合成器模擬的女聲和音,加上第二句,都是電子合成器模擬的男和音及管風琴便製造出富麗堂皇且帶有莊重氣氛的華美樂章。時至今日仍久不久拿出來回味一番,風采依然,很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