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命行事

加國看風水(五)

「Marcus,我剛才並非以羅庚直接定向,而是做了『手腳』,所以與『立竿見影』定方向並無衝突。且待我慢慢道來!

「利用立竿見影原理所定的方向,就是以地球自轉軸為標準的方向。這自轉軸的北端,就是地球的北極點,以此點為準的北方稱為『真北』(True North),由真北經地球表面延伸至地軸南端的任何直線,就是『經線』(Longitude)。這個地理知識 Marcus 你多少都知道點吧?」我稍停一下問道,看看Marcus 對這方面的認識有多深。

「當然知道,而且還知道地軸指向北極星。在北半球,抬頭望向北方夜空的一片繁星,會發現眾星好像順時針方向繞著一點星光在旋轉,那一點星光就是北極星,亦即是你所說真北指向的方位。難道你和 Boris 就是研究以真北定向來看風水是否可行?」

「Bingo!」

「但這是否有違古人用羅庚看風水的傳統呢?」Marcus 繼續懷疑地問。

「其實用真北看風水是古已有之的傳統。前人早已利用一種叫『圭表』的工具以日影定出真北方向(註一),晉朝風水古籍《葬經》便有記載(註二)。唐朝風水宗師楊筠松的獨門風水秘法『倒杖法』,說穿了就是以日影定方位之法(註三)。」我拿出證據來說服 Marcus。

「你不說的話,這方面我真的一無所知,用真北看風水定方向確有根據。」Marcus 的眉頭已不再緊皺,似乎已開始釋疑。「剛才你用羅庚定方向時把角度刻意扭偏,莫非是把磁向轉為以真北為準的方向?我猜得對吧!」

「全對!Marcus 你真有慧根!」我不禁向他豎起了拇指。這時 Marcus 臉上又露出了一副洋洋自得的樣子。這可是他的「招牌」表情。

「指南針所指的北方,是向著地球的磁北極,稱為『磁北』(Magnetic North)。磁北和真北並不在地球表面同一點上,在不同的地域,兩者的方向所造成不同的偏差,則稱為『磁偏角』(Magnetic Declination)(註四)。這種偏差,風水古籍其實也早已提及(註五)。只要知道這個磁偏角的數值,便能輕易把『磁北方向』換算成『真北方向』了。這個真北方向一經定下,便不會改變,因為地軸是恆定不變的,不像磁極每年慢慢移動。不過,有些地方例如香港和鄰近的中國省市,磁偏角在一至二度之間,影響極微,因此即使不知磁偏角而單以磁北定向,在一般情況下,問題也不大。」至此我已經把「秘密」和盤托出。

「可否舉出具體的換算例子?」 Marcus 要求道。

(註一)「圭表」跟「日晷」一樣,都是用以測日影的中國最古老天文儀器。戰國時期成書的《周禮.地官司徒》有云:「以土圭之法測土深,正日景(影),以求地中。」「圭」平放的尺,「表」是直立的杆。圭表不僅可以確定南北方向,還能測定節氣與時刻。

東漢銅圭表

下圖顯示在北半球地區,中午日光的「表」影投在正北方向,向著地軸北端,亦即是「真北」方向。留意冬至正午,日影最長;夏至正午,日影最短。

(註二)風水古籍《葬經》云:「土圭測其方位,玉尺度其遐邇。」《葬經》又名《葬書》,為風水學上最重要的經典之一,最早見於《宋史.藝文志》,其後更被收錄在清代的《四庫全書》中。《葬經》作者相傳為晉朝風水學鼻祖郭璞,雖然部分後世學者懷疑有偽托之虞,但因《葬經》內容見解精闢,故不減其權威地位。

(註三)民初玄空派風水大師談養吾所著《談氏三元地理大玄空實驗.第五章.天星急葬說》云:「昔日楊公倡言救貧,運用倒杖以測晷影、以定時刻,其法可謂良矣,不知者以為其杖有異術,實則全用陽光耳。」

(註四)下圖為真北和磁北在不同地區所造成的磁偏角示意圖,紅色箭頭指向磁北,黑色箭頭指向真北。

(註五)明代風水古籍《地理人子須知.卷七.正針縫針》有云:「蓋天之氣與地之氣常略參差,故南北之位、陰陽之會不能恰然齊一,是以針之所指與臬之所測亦有異也。」

「臬」在這裡指「日臬」,即日晷或圭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