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耕其樂

差點走寶了:「藤三七」

去年大約是秋冬季左右,朋友拿來了幾塊葉子,說是很易種的野菜,我隨意放在一個花盆上,因知道是攀藤類,特意放了個架在旁供她攀附,可是,她就是不理不睬,一兩個月下來,渾然忘記她的存在。 前兩天,當我仍在考量培些什麼苗種什麼豆的時候,驟然發現她充滿生氣,嫩葉嫩芽不斷往上爬,連帶我心情也高興起來,到處向... 閱讀更多...

花展過後﹣生與死與再生

正如每年過年之後,很多人都會半夜三更至清晨時分……等花農離去後到花市執花,看看有那些有剩餘價值的花花草草,然後搬回家過節。 而維多利亞公園的花展前兩日,即 3 月 29 日星期日晚結束,一如過年花市之後,我在星期一,即清場當日,陪同一些負責清場朋友到維園。別人來清場,我卻把那些沒有人要的花... 閱讀更多...

神奇綠藻:化身為活性面膜

藻是一種好東西,因她成份特別且含有多種特殊的蛋白質。因發現得遲,現時在世界各地的科研工作者均設有大小不一的海藻技術研究中心,包括香港在內的各間大學,都有人在不同程度方面爭相研究她未來的價與值。因為若果研發成功的話,勁起上來,海藻可以成為生物燃料取代石油;她生長迅速,又無需土地資源及消耗淡水,說不... 閱讀更多...

社區園圃攪「堆肥」,遲唔遲D呀!

記得我之前有提過,如果你鍾意玩種植,家中又沒有地方,那可以參加康文署主辦的社區園圃計畫,是既平又幾抵玩的玩意,一期400元玩4個月。 全港九新界大約有22個園圃,分布在不同社區,不過,要晨早報名又要抽籤,中籤率亦不高,我玩了一期之後、就因抽不到籤沒有再在社區園圃學種菜了。 這個社區園圃計畫在200... 閱讀更多...

野草燒不盡的原因

這是一種不知名的野草,到處都可見,說實話,一點也不稀奇。 我的田邊也有很多很多,是滅之不盡,有時如果她不生長在我的菜豆旁我也不理她。她有她的優點。 雖然她只是一堆雜草,但她長的花很漂亮,她很粗生故常常長出很多美麗的花,而這些花又可以吸引很多很多蝴蝶蜜蜂到我的地頭來傳播花粉,正是win win。 ... 閱讀更多...

香茅葉的殺傷力

今天早上,看到香茅長得十分茂盛,於是想拿幾節出來煮咖哩,至於香茅葉,便用來煲香茅水吧。 我喜歡香茅味道,而且也很容易種,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學學。 先去香料店買幾枝香茅,要挑選底部仍然有根那種,即使根是枯萎了也沒有關係,然後放在濕潤泥土即可,不用種子的。不過,種香茅有小小竅門就是不可以一枝枝分開... 閱讀更多...

慢活,去享受台灣休休閒閒的農場

上星期,灣仔會展有一個樂活博覽會,這博覽會我差不多每年都有參加。 今次甫到場,就見到美娟和一班台灣休閒農場的行家一齊來參展,將台灣休閒農場介紹給香港人,希望港人可以體驗農遊生活、慢活地過日子,而且,還帶來了 DIY 手工體驗及一些農場美食。 休閒農場提倡的是悠遊地生活,在人生中學習與人相處之餘,更... 閱讀更多...

失敗之作

不經不覺又到年底,差不多所有農作物都出土了,把剩下的泥土挖來掘去曬曬太陽,似乎大家都優哉悠哉地過日神。 檢討一下過去,不乏失敗之作,成績較差的是葫蘆瓜。葫蘆瓜很快出BB,就在這BB階段,若包袋又怕悶死他,不包袋,果蠅便來欺負他,我把一些透氣的布做成雨衣般蓋著他,以為可以瞞過果蠅,誰知是瞞不過,... 閱讀更多...

執豆咁執

記得有一次一班人去參加國內美食之旅,在一間食店飲了老火湯,材料是花豆煲豬排骨。離開時店東在旁極力推銷,花豆是自家種的,好處是補腰補腎,於是大伙兒一包包的買回香港煲湯去。 我當時沒有買,問了師奶朋友拿了十粒八粒回家便去泡水,哈哈,果然是很快便發芽了,於是乎,便放到田裡種,真的不用怎麼打理,她就長... 閱讀更多...

薑是老的辣

年底了,我開始把年初種的薑收成。薑真的很容易種,不怕打風又不怕蟲釘,放在地上他就會長起來,看到葉枯黃了,即是時機開始成熟。我有一塊不怎麼好的地,即沙石比較多。所以用來種薑,有肉薑、有黃薑兩種。 新鮮出土肉薑 黃薑 以前沒有留意,原來薑的品種不同可以從薑的葉分辨出來,例如圖中的黃薑,薑的... 閱讀更多...

別了檳城

去了檳城回來,對她的印象很好,途中沒有見什麼警察,忙亂中似又有秩序,可能是當地民族溫和,不似香港人咁『急燥』。例如,在各景點區繁忙時候都有車龍,我們也是自駕遊,可每位司機就是慢慢地駛慢慢地等,很忍耐,沒有聽到響按聲「BB爸爸」的死命在叫,為什麼別的民族可做到我們就不可。 有間酒店房間是一棟一棟,... 閱讀更多...

與大自然渾融在一起的檳城度假村LOST PARADISE RESORT

去了一趟檳城及浮羅交怡,玩了8天卻住了7間酒店 ,因為東南西北各區都有不同玩的特色,所以情願每日換酒店來遷就,用港幣折算,各酒店價錢由400元至2千元不等。有些很地道中國式、有些很豪華、也有些很方便,不過,似乎只有一間令我留下深刻印象,那就是LOST  PARADISE  RESORT,她的價錢不貴,我們訂了間較便... 閱讀更多...

檳城香草園 Tropical Spice Garden

前幾天,去了檳城自遊行,旅遊景點中只選了這個香草園及另一個Food Farm,其中我喜歡香草園多些,也許是導賞朱先生對香草有豐富知識,常以祖父輩之前的傳說來引證今日科研成果,聽起來饒有趣味。 香草園2003年才建造,位於靜謐山谷裡,據說已盡量保持原始幽深的生態。 門票是20多元馬來西亞幣,因聘請導遊,額外付多... 閱讀更多...

我的白苦瓜

自從病了之後,雖然醫生一再叮囑暫時不要落田啊,免得又被不知名惡菌或招惹到什麼致敏源 ... 話是如此,但當病好得七七八八時,仍然是忍不住跑到田裡看看,我一再提醒自己減少勞動及減少逗留時間 ... ,最高興是我種的白苦瓜終於有小小成績了。 白苦瓜終於見得人了。 之前,見有白苦瓜 BB 時,很高興,總想等... 閱讀更多...

慘不忍睹

看看日期,距離上次交稿時間足足停寫了近一個月,什麼原因呢?只能用四個字去形容:「慘不忍睹」! 記得出事那天,已經是秋天了,陽光也沒有那麼兇,我看著苦瓜田棚上堆滿了枯葉,陽光照不進來,而我精心培植的苦瓜還小,她需要大量陽光才可成長,於是,便想到要清一清這些枯葉。 當天有點熱,但我還是長袖白襯衫... 閱讀更多...

蕃薯苗炒燒肉,絕配!

看到蕃薯田,亂糟糟,如何修剪呢? 記起以前聽導師說:如果想吃蕃薯就不要剪葉,如果想吃蕃薯葉或常常把蕃薯葉剪走,蕃薯沒有營養去到根部,那就別指望有蕃薯收成。所以我一直不大理蕃薯田,我要吃蕃薯,但蕃薯田太亂了,決心好好整理一下。 忽然想起年前自由行去了湖南岳陽一個什麼村莊(忘記了),只記... 閱讀更多...

去了塔門「曬佛」,注入正能量

這天,10月13日,去了塔門,一個偏遠的離島,我很喜歡這個地方,原因是後生時常來這裡玩,如游水,浮潛到水中找海膽大眼螺螃蟹吃,雖然說當地出鮑魚,可我找不到。 但今次來,是為了曬佛還要吃素。這是2014年第三屆香港曬佛節啟動禮。什麼是曬佛呢?在西藏,畫師藏人會窮其一生把信奉的神靈用珍貴顏料或鑛石或繪畫或... 閱讀更多...

悠閒的台東

想起月前去台東,他與台北截然不同的是前者寧靜,後者繁華。 幸運的是:在台東遇到有朋友的朋友有部小車,可以帶我們到處遊。於是我們可以不理地圖,任由朋友車載我們去哪裡便停哪。 台東是寧靜的,遊客有,不算很多;本地人也悠閒,沿途那些公園景致都是簡簡單單,沒有太多人工誇張的美化,更沒見一楝楝重新蓋建... 閱讀更多...

果蠅媽媽來找孩子了

還記得早兩期告訴大家,我的南瓜敵不過那些果蠅,小小南瓜常常被果蠅針了,蟲卵都出來了。於是每天都和牠們在鬭法:包個袋、掛黏貼紙,,就是不噴農藥,做個有機榜樣。 小小南瓜常常被果蠅針了。 蟲卵都出來了。 現在,相信你明白為什麼真有機的東西會賣那麼貴! 我每天都觀察著牠們,被果蠅針了的... 閱讀更多...

此專欄將改為逢星期一出版

多謝支持,敬請留意。 閱讀更多...

珍珠菜,有無咁勁呀!

起初,我只知道她叫做珍珠菜,很粗生、很易種,因為她的花是白色串聯著,也很漂亮,後來才知道原來四川菜中、川椒雞旁邊伴碟炸到脆卜卜的就是珍珠菜。我種了許多,你有興趣可以問我取分枝栽種或吃都可以。 珍珠菜 有一次看到一篇文章,是說一個潮州女孩子嫁去馬來西亞,在山上吃到一種野菜,憶起兒時在汕頭,媽... 閱讀更多...

色字頭上一把刀!

唉,我的南瓜真的敵不過那些果蠅,快要全軍覆沒了。 從一粒種子開始,看到她慢慢發芽成長,我施肥澆水搭棚架,總算等到BB瓜出來了,很是雀躍。 但BB瓜太細了,花還未開更未授粉,所以想包袋保護也保護不來,如是者等呀等,才發現等著BB瓜長大的不單是我,還有平日不見蹤影的果蠅,當發覺她變黃時,才知道她的敵人... 閱讀更多...

與大自然和諧共處

「與大自然和諧共處」,我是十分推崇這概念並且努力實踐中,但這句話不是我說的,是一位新認識來自台灣的朋友向我推介,他叫阿 Tom 蕭順允先生,一位以這句說話作為他辦雜誌宗旨的人,幾日前,我去了灣仔會展一個名為『亞洲天然及有機產品博覽會』新認識的。 他辦的雜誌叫「有機誌」,看到這雜誌名字我已經訝異,心想... 閱讀更多...

漢代務農富有人家

向大家推介一個免費活動,是去尖東歷史博物館觀賞「甌駱漢風:廣西古代陶製明器」,其實是出土的陶屋、陶倉、陶井、陶灶及動物俑等。當然,這些都是陪葬品,也幸好有這些陪葬品,才令我們知道漢代民居建築是怎麼樣的、還有他們務農開始的生活面貌,即是有屋住、有牲畜和有糧倉放種植物,就是有錢人家了。 不過建... 閱讀更多...

簡單自發健康綠豆芽

不知那裡傳來的消息,說芽菜有毒,發芽菜時含過量化學劑之類,之後,又話菠菜和芥菜等農藥超標,一下子,好像很恐慌似的。 真的奇怪,那個菜檔的菜沒有農藥,超不超標難作準,總之,沒有種過菜的人很會挑剔,他們不會看上那些沒有農藥的菜,所以吃農藥菜是正常事,雖然說,菜放農藥七天後農藥自然會散,但他們現煮就... 閱讀更多...

不是吃鳳眼果,是吃鳳眼種子…

現在正值是鳳眼果當造,在大陸一些酒樓常會吃到這道菜,大約30~40元人民幣一碟「鳳眼果炆排骨」,反而香港比較少見,而且賣得也貴,那天在香港的菜市場見到70元一斤,真的不便宜,幸好上星期去何四哥農場,摘了一大堆回家,又食又拎,嘻嘻,真化算。 樹上熟的當紅鳳眼果 鳳眼果又叫蘋婆果,蘋婆與「頻婆」相通。... 閱讀更多...

令人羨慕的農耕退休生活

何四哥在廣州當公務員,今年退休了,香港人退休好像有很多事在煩憂,他卻消遙自在,原因是他在十分鐘路程附近租了幾畝地,每天就到農地逛,然後與旁人東拉西扯,這種生活,真的令人羨慕,單是有地可以種些農作物這回事,就是我們好多香港人『恨』唔到。 他說他退休後每個月政府有退休金,和以前上班工資相若,多少錢... 閱讀更多...

台北竹子湖尋海芋夢

昨天去了小美的婚禮,她那白色的婚紗襯著手中幾朵白海芋花,嘩,真的絕配。 海芋花,她令我想起今年4月去台北一趟就是為了那海芋花。 香港人不大知道海芋是什麼?不是芋頭啊,香港人統稱她做馬蹄蓮,信教人叫她觀音蓮,是一種很美麗又清幽的花,海芋和馬蹄蓮兩者很相似都是馬蹄形,台灣人分得很清楚,指海芋花花種... 閱讀更多...

嗚~嗚~嗚,我那可憐的手臂!

很多人都很羨慕農耕樂,口中總嚷著要與大自然連在一起,與綠油油一片田野貼臉拍照,上FB,其實,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堅持下去的,與我們一道去韓耕遊回香港之後,已有2位朋友說『原來耕種是如此辛苦,她們之前真的沒有想過,辛苦不在話下,大汗疊細汗的 …日後再也不會參加……,另一方面,見到剛挖出... 閱讀更多...

韓農之旅3:文化交流

在韓農 Mr Keum 安排下,我們去探望了當地一些家庭,都是一些環保、崇尚有機耕種的朋友,我們又可以登堂入室在他們家中吃飯,這個機會是很難得的。 他們喜歡自已做食材,例如麥芽糖、黃豆發酵醬、韓國泡菜等。他們還教我們一齊親手做泡菜呢! 其實說難也不難,只不過從未試過: 醃料是先把白蘿蔔切絲加蔥及韭菜... 閱讀更多...

韓農之旅2:農耕樂

繼續說我的「拉闊假期」。我們到達首爾後,已經安排車把我們送去農莊莊主 Mr Keum 家中。 Mr Keum 是地道韓農,純樸憨厚的農夫,說話中夾雜難明的英文,初時真不知道應該循韓語方向抑或是英文方向尋找他的意思,不過,有趣的是 5 天下來,加上身體語言,又好似大約明白他的意圖,也就 OK 了。 桌上有麵包,我們每... 閱讀更多...

韓農之旅1:「拉闊假期」,為什麼要來?來做什麼?

去了一趟韓國旅行昨晚才回來,倦意仍未過,坦白說,去了什麼地方也不知,不過不重要啦!因知道有田可種有得玩農耕,便「盲中中」跟著聖雅各福群會主辦的「拉闊假期」跑到老遠的首爾去,仲要包車 2 小時去到一個偏遠農莊家中住了 5 天,隱約仲記得田園中老遠見到一家起亞汽車的員工宿舍大樓在附近。 「拉闊假期」出發... 閱讀更多...

位於市區的田媽媽有機耕地

其實喜歡耕種的人不多,有時遇上了,就會很雀躍,大家交換一下心得,或者得失......新栽種了什麼?有收成嗎?收成多不多?大雨水浸利害,根有沒有爛......有說不完的話! 有點像打麻雀的人,輸贏都有很多話......早知打呢隻,如果打這隻,不打那隻,成個局都不同了;你如果打什麼什麼......一樣,沒完沒了。 但如... 閱讀更多...

點蟲蟲

整天在田裡掘掘耡耡,修修剪剪、大汗疊小汗的流,累死人了,非得找些朋友來樂趣一下(所以說自耕其樂嘛,否則日子真的沉悶...),今天我介紹大家認識我田舍裡的朋友,尤其是這個春天,大雨之後他們都跑出來找東西吃了! 凡在田裡碰上什麼小生命,我都會趕快把他們拍下來,怕很快便忘記他們的樣子,勝在手機夠方便。(... 閱讀更多...

蝴蝶蟲

什麼大自然美景、什麼原野風情,在城市長大的我,去到田裏,有太多陌生環境及面孔要面對,說真的,也真花了一些時間慢慢克服過來。 難怪有些朋友,來了一次,怎麼利誘也不肯再來...,單是蚊蠅,有些人已吃不消了。 我還好啦!我把外來生物包括蟲都視為朋友,接受他們,一大堆防蟲油/防蟲膏/止痕藥備用。我是如是想... 閱讀更多...

無心機!

那些雨一場又一場的、日復日、哪有端午節快到了,仍然是淅瀝淅瀝的...,真的無眼睇。 雨一停,趕緊清理水溝,見到野草都冒出來,還未來得及拔,才看到已經長出果子的番茄,卻被大雨都沖跌到地上,即使仍然掛在樹上的,被虫蛀得慘不忍睹...清理完一次,過兩天,又要清理一次,正是向我的忍耐力挑戰,我快被折磨死了...... 閱讀更多...

我終於找到了!

沒田沒地怎務農! CY上場第1件事就是搵地,我也是。(嘻嘻,入到位,與特首攀上關係。)真的好難。 我循正路,先向漁農自然護理署申請復耕計畫,什麼意思呢?即是有好多新界人好忙,有好多耕地不耕了,他們可以出租給我這類無所事事的人。 沒想到漁農自然護理署的職員哥哥可以變身成為地產經紀,親自帶我去揀地... 閱讀更多...

幾抵玩的社區園圃計畫

如果你喜歡栽種,又苦無知識,不妨考慮參加康文署主辦的社區園圃計畫,是既平又幾抵玩的計畫,一期 400 元玩 4 個月。全港大約有 22 個園圃,分布在不同社區,每個園圃可容納 40~50 學員參加。每學員可以帶 4 個親朋好友上課及種植,可親子又可聯誼。 這計畫不好的地方是一大清早去排隊報名抽籤,而且不容易入到圍啊... 閱讀更多...

也談屎尿

出門去旅行回來,發現日日報章都見屎屎尿尿便便溺溺,有些消化不來。既是無力改變,也來附和一下。 記得小時候,我們家盡量不提這兩個字,有忌諱似的:急起來頂多說去廁所或是 WC。尿字還好些,屎字是絕口不提。長大了,會說去洗手、去唱歌、唱山歌…,若有人說「屙屎屙尿」,感覺好粗俗呀,直覺與你何干?如果... 閱讀更多...

天台農莊 這玩意實在不錯!

在鄉村,陽光空氣泥土俯拾皆是,現在我們的城市人,這些東西突然變得奢侈,要用金錢去換取。舉例:我家見到光的窗檯叮叮噹噹掛滿盆栽,已經沒有地方容下種菜的種植箱了,又沒有陽光照射入屋,那除了往外求還可以怎樣。所以如果你有多餘錢,天台農莊這玩意實在是不錯選擇。 自問真的好學,除了之前提過曾經去好似劏房... 閱讀更多...

做個假農民也不容易,要識得”忍”!

不知為什麼,香港一些農友打理的不少耕種地總是亂七八糟,為什麼不可以像外國或台灣又或者上水漁農自然護理署的大龍農場那樣,乾乾淨淨、企企理理。 喜歡耕種的香港人相信不少,指的是閒玩那種,香港也不是完全沒有,在偏遠新界東西北都有些,但有些環境總令人 ﹣ 我忍受不了。 不少農民、村民或是非牟利團體... 閱讀更多...

耕種與社企

家中裝修,工人拿來了大桶油漆髹牆,令我想起今年初,在會展的「樂活博覽2014」認識的一位新朋友。 「樂活」不少檔位都熟口熟面,我却無端地被一個無毒油漆罐產品吸引了。嚴格來說,是被一個油了公仔,被美化了的油漆桶吸引。油漆桶上種了一些植物,外觀畫了不同花草孩子,很明顯,是環保回收之類的剩餘物資。不過,... 閱讀更多...

香港花卉展覽背後小插曲

大家有沒有去看今年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二零一四年香港花卉展覽」,大會說共有55萬人次入場參觀哩。喜歡種植的朋友多數不會錯過,是很隆重熱鬧,雖然每年大同小異,但每年我仍然會預一個上午去欣賞。 其實,今次花展前兩星期我已經進了維園,幫那些中小學生布置花展中間那個大花壇,這活動叫「學童鑲嵌花壇活動」... 閱讀更多...

農地野草樂

如果你在家中種種黃金葛、萬年青、蕨類植物,其實又真的不用上什麼課,一包培植土,一星期落兩次水,只要不要太嬌生慣養,閒時將黃葉剪掉,問問賣花者,OK啦,不難。 但種菜及種瓜就不同了,我認為真的要學,因為想要成果,或者豐收。 不過,我發現我種菜只是為自已訂了前路方向,反倒是十分喜歡過程:找張板凳蹲... 閱讀更多...

玩泥沙~開場白

先旨聲明,我只是一個喜歡玩泥沙的人,時不時,挖個洞來把吃完的水果核塞進去...,嘩!竟然生長起來了,打攞打鼓般唯恐無人知,可是有時(是時時),好好的一棵生命昏昏欲睡、或者夭折了...,我就走去玩泥沙,挖開泥土看看她的根莖是否病了,其實正如人類的成長期一樣,當你不舒服時、或者大病纏身,往往是有跡可尋的,...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