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命行事

加國看風水(六)

「這個很簡單。以多倫多為例(註一),磁偏角度數約為偏西 10 度,只要把羅庚量度得的方向度數,扣減 10 度即可。譬如房子磁向 72 度,本屬東,扣減 10 度後,得出真北向 62 度,變成向東北了。至於我們的老家香港,磁偏角不大,才偏西 2 度半(註二),但中國往北一點的地區,磁偏角就比較大,例如北京是偏西 6 度多,... 閱讀更多...

加國看風水(五)

「Marcus,我剛才並非以羅庚直接定向,而是做了『手腳』,所以與『立竿見影』定方向並無衝突。且待我慢慢道來! 「利用立竿見影原理所定的方向,就是以地球自轉軸為標準的方向。這自轉軸的北端,就是地球的北極點,以此點為準的北方稱為『真北』(True North),由真北經地球表面延伸至地軸南端的任何直線,就是『經... 閱讀更多...

加國看風水(四)

「阿拔,我竟然和你同步想到以『船』這個例子來說明什麼是沒有固定坐向的居所,我的腦筋也挺不賴吧,嘿嘿。」正在開車的  Marcus,眼睛仍然直視著前方,但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好了好了, 算你最厲害!」老實說,Marcus  的確思考靈敏,但他對風水坐向的問題仍有誤解,因此我不得不繼續解釋。 「可... 閱讀更多...

加國看風水(三)

「用羅庚或指南針所量度的地磁方向,參考點是磁北極和磁南極(註一),由於此兩大磁極不斷慢慢移動,所以不同地區的地磁方向亦會隨著時間而變化(註二),大部分地區的地磁每數十年才移動一度左右,但一些靠近兩大磁極的地方則可快至每三年移動一度。」我繼續解說。 「那麼以地磁為準所定出的屋宅坐向,豈不是一個變... 閱讀更多...

加國看風水(二)

約好了 Boris 當晚見面後,Marcus 隨即便問:「你在量度 Stefan 房子坐向時,刻意把角度扭偏了,究竟是什麼回事?」 「這是看加拿大風水的『秘法』,是我近期無意中發現的。我仍在努力印證,卻害得 Boris 要找回在加拿大看過的案例,花時間重新研究。」我故作神秘地答道。 「秘法?別賣關子了吧老兄!現在回程需時... 閱讀更多...

加國看風水(一)

正預備駕車離開之際,Marcus 提出一言,驚醒了我這個夢中人,我隨即從背包拿出了羅庚,走到 Stefan 家對面的行人路,找到磁場干擾較少的位置後,便開始遠距離量度 Stefan 房子的坐向。Marcus 好奇,尾隨而至,看我端著羅庚左右轉動。 「我看你明明已經對準了羅庚磁針的南北位置,何以最後把羅庚轉盤扭偏了很多度才定... 閱讀更多...

試功夫(七)

「你和父母之間隔閡很深,長期欠缺溝通,最嚴重時大家甚至形同陌路,不想相見。你父母不是玄學中人,而你卻沉迷此道,我推想他們極力反對你這個嗜好,對不?」Stefan 反問我。 「Stefan師父你說得對……」我心中一酸,一幕幕不快的往事頓時湧現,唯有深呼吸一下,令自己平靜下來。 「自從我對玄學發生... 閱讀更多...

試功夫(六)

「我從你的脈象看出你的父母和近幾代祖輩中,並無擁有特殊感應能力的人。」Stefan 解釋道。 「我父母的確沒有特殊感應能力,至於祖輩,我就不清楚了。你意思是否說,要有這種能力,必須得到父母或祖輩這方面的遺傳?據知只有先天的生理特質才可遺傳,但特殊感應能力是一種先天生理特質嗎?把脈又可以看出父母祖上多少... 閱讀更多...

試功夫(五)

「沒什麼大問題吧?」Marcus 竟然搶先問道。 「你說自己研習玄學多年,我替你把脈時卻發現你並沒有任何感應能力(註一),無論是天生的第六感,抑或是後天借助靈界(註二)而得的能力,你一概欠奉。」Stefan 皺著眉頭對我說。想不到把脈原來可以看出這種事,真是聞所未聞。 「你說得對,我的確沒有啊。」我理所當... 閱讀更多...

試功夫(四)

「你跟我學塔羅牌吧。」 Stefan 這句話來得太突然了,我有點不知所措,怔住了。 研習術數多年,我明白其中真正的竅門和秘密,只掌握在極少數人手中,不僅不易輕傳,更從不公開討論,箇中原因很多:有的怕絕活被人家學到,因無知識產權的保障,自己飯碗便會受威脅,故只傳授給至親;有的則避免心術不正的人學會秘技... 閱讀更多...

試功夫(三)

「我其實有事想請教。」我迴避了 Stefan 的提問,沒有承認給他看出來意。 「我一直想學好一門學問,不知能否成功?是否適合?」我故意不透露是哪門學問,讓  Stefan 自由發揮,看到什麼便說什麼。 Stefan 沒有追問細節,二話不說,便立即拿出了另一副塔羅牌。這副牌有別於先前所用的兩副,牌面既無名字也無數... 閱讀更多...

試功夫(二)

在約定的日子,差不多開了兩個小時車才到目的地,雖然路程遙遠,但 Marcus 都肯陪我來,相信他亦好奇究竟 Stefan 能看出我什麼事,Marcus 說他和幾位朋友均發覺,Stefan 能經常對著來客,大膽說出一些可即時印證的特別事件,是其他師傅不會說亦不敢說,過程中絕無出術套資料的可能,因為Stefan會先要求來客沉默,待 Stef... 閱讀更多...

試功夫(一)

多年前發生的這一幕,至今仍歷歷在目。 「每位到我這裡的客人,總帶著一些個人問題來請教,而你卻純粹因好奇來看我的功夫如何,跟本沒有特別事情要問。」Stefan翻開塔羅牌陣,向著我劈頭就用英語肯定的說,毫不客氣揭破我的來意,我一臉愕然,身邊的 Marcus 忍不住偷笑。 Marcus在加拿大已生活了一段時間,對玄學... 閱讀更多...